欢迎来到上海泽楷食品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注册|登录 收藏本站 | 在线留言 | 网站地图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广式腊味 广式腊味

产品供应热线:400-091-6018

当前位置:首页 » 客户感言 » 腊味经典故事 » 回忆那一段关于腊味煲仔饭的过去

回忆那一段关于腊味煲仔饭的过去

文章出处:网责任编辑:泽楷食品小编作者:人气:-发表时间:2015-08-06 13:21:00【

关于腊味煲仔饭的故事

 

    有一段时间好像腊味煲仔饭特别流行,也不知是哪一出美食节目把它捧到了风口浪尖上,好像到了广东没有吃过腊味煲仔饭是一种罪过一样,然后各种不地道的腊味煲仔饭也在全国遍地开花。当时广式腊肠很受欢迎,做的腊味煲仔饭也很受欢迎。


    接触腊味煲仔饭是在大学校园门口的快餐店,10块钱一份的腊味煲仔饭我爱点的是滑鸡,偶尔也会换一下腊味,这种典型的校园快餐店基本上什么都经营,早餐到夜宵一应俱全,门口一排煤气炉是用来制作腊味煲仔饭和潮汕鲜滚粥的,看上去脏得不忍睹,但是看见那米粒和各种酱料泼了一地,食欲就开始大振,尤其是看到中间的腊肠,有的也会加腊肉,哪管得着身材发胖以及地沟油等问题,往往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宵夜一个不漏都消遣在这里,胃口和零花钱全都贡献给了校门口那些村民商贩,偶尔规规矩矩地回到校园食堂吃一个狮子头盖饭都觉得像吃斋一样寡而无味,无非就是贪恋那种小市民的自由时光。


    学生时代腊味煲仔饭配的是瓶装的维他奶,几乎每个女生人手一瓶,而男生则更愿意就着可乐或者生啤吃,那时候挥汗吃腊味煲仔饭的回忆自然是美好的,快乐而没有任何牵绊。


    毕业之后似乎就没再吃到好吃的腊味煲仔饭了,这种存在于街头巷弄的东西已经显得有点败坏市容一样瞬间消失了好几个年头,因为炉子必须并排摆放在餐厅门口以吸引食客,而工作之后接触到的人群中大多数人更喜欢精致而隐秘的餐厅,已经很少相约街头快餐店,自个儿随意到餐厅冰箱撬开一瓶维他奶的吃饭作风早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自然是正襟危坐的各种应接不暇的应酬。然而酒过饭后,带着疲惫的身心走在回家的路上,却在拐弯抹角处总是会提起精神打量一下有没有烟雾冒出来的档口,寻思着要是哪天挂出一个腊味煲仔饭的招牌来,那一定是极好的睡前安慰。


    后来似乎也遇见过不少腊味煲仔饭,甚至在北京上海的街头也碰到过,大概是哪一档比较热门的美食节目提到了它让它风生水起,热火了一阵子都是自然消失或被同化了,我自然是看见腊味煲仔饭几个字便忍不住要进去尝试的,只是每一次都非常失落,这些打着腊味煲仔饭招牌的食肆是从来没有探究过腊味煲仔饭的根源的,也不懂得它精髓在哪里,如果一煲饭吃到竟然连块黄色的饭焦都看不见,而且整煲饭软绵绵的还浇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芡汁,对于在广东土生土长的人来说,是一个噩梦。


    虽然腊味煲仔饭产自广东,但每个地方做出来的口味也是不一致的,大学校园门口的腊味煲仔饭虽然算入味但讲到正宗真的排不上名次。


    我吃到的印象深的腊味煲仔饭便是在广东的开平,一个叫赤坎的小镇上。为了腊味煲仔饭而连续去三次是一件很不平常的事情,而据史料记载似乎也没提到过开平一带是腊味煲仔饭的起源,如果要论好吃与正宗,我多半会选择前者,毕竟民以食为天,讲就是就是入口的感觉,有时候太正宗的口味未必能对上你多变的胃口。

 

回忆那段关于腊味煲仔饭的过去

 

    赤坎的腊味煲仔饭讲究的是一种原生态的味道,柴火烧的炉子,瓦锅早已经被烧得乌黑,米粒儿在柴火中恣意勃起(请原谅我这句形象描写是盗用小宽的,好像没有什么词汇能够代替,所以流氓一下),汗流浃背的老板穿着白色汗衫挥舞着手中的钳子,钳子是用来夹煲仔的,为了均匀受热,老板马不停蹄得翻滚在各个热气腾腾的煲仔中间,底下的柴火烧得噼啪作响,十足一个手工作坊。


    赤坎的腊味煲仔饭材料也不见得特别丰富,估计用来做饭的米粒品种也不是传说中的丝苗米或更高大上的泰国米,然而经过一番原汁原味的烹饪出来的腊味煲仔饭,香味却是让人惊喜的,那味道夹杂了这个地方的乡土,朴实无华,简单的排骨再浇上当地出产的酱油,老板洒上几粒葱花之后不忘记再给你夹一块煎得酥脆的咸鱼铺在饭上,煲仔也不大,饭量刚好能吃饱,吃过一个之后总是会意犹未足,恨不得每一餐都来换一种口味,在美食家笔下似乎总能起到“妙笔生花”作用的猪油,在这里也不多见,一锅腊味煲仔饭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地步,吃的人心里暖暖的,就算坐在木凳子上磕着屁股吃,大风扇转来转去也消不掉热腾腾的暑气,也愿意满头大汗地端着这锅腊味煲仔饭,小心翼翼地把每一颗饭粒都送到腹中去,完了再来一杯当地的杂茶,就是那种被认为是用来漱口的茶在口中一扫而过余下的油腻,便觉得此生无憾,而再来赤坎吃腊味煲仔饭的愿望也就油然而生了。


    赤坎的腊味煲仔饭自然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似乎从此之后就再没遇上让我动心的,正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后来到了香港庙街,在一个晴朗的夜晚,我和朋友从尖沙咀沿着弥敦道一路走到了庙街这片神奇的地方,原本想在这杂乱的人群中寻一场宵夜,两人不醉不归,没想到在街头遇上了一锅也值得回味的腊味煲仔饭。


    这香港闹市中的腊味煲仔饭肯定不能像赤坎古镇那样用柴火烹饪,估计厨师也是在后方流水线作业之后端了上来,朋友把爱的腊鸭腊味煲仔饭中肥嫩的腊鸭腿夹到我的碗中,那还在流油的腿早已经宣告了这一场宵夜的历史重要意义,而后的一瓶冰冻的可口可乐也燃放了我们积聚在心中的烦闷,听着老板娘的吆喝,看着金发碧眼的老外也来凑热闹,再加上不断在身边穿梭的各色人群,以及酒足饭饱之后还在剔牙说着八卦的各路大叔大婶,我也突然明白了这渗杂了人情世故的腊味煲仔饭,味道当然不如赤坎的香,但其中的市井味道盎然,掩盖了其本身的不足,而又悄悄地在我脑海里烙下了痕迹。


    不管是在校园门口那简单搭建的快餐店,还是在赤坎镇子里挥着汗等待的一场童年记忆中的菜肴,抑或是香港吵杂街头小板凳上一起啃的腊鸭腿,那些吃腊味煲仔饭的时光,总是跟记忆中的一个人联系起来,欢声笑语中,吃的环境早已经不重要,喷香的腊味煲仔饭,饭粒鼓起来的是回味无常的思念,他乡也好,故乡也罢,杯盏之中交错着的,是盼望有一日还能再坐下来,拿着筷子等待一锅饭熟的时间里,两人之间欢欣的莞尔一笑,正所谓一笑泯恩仇,大概一锅恰如其分的腊味煲仔饭也能如此吧。

推荐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