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海泽楷食品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注册|登录 收藏本站 | 在线留言 | 网站地图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广式腊味 广式腊味

产品供应热线:400-091-6018

当前位置:首页 » 客户感言 » 广式腊味情 » 腊味中酝酿着思念的眼泪

腊味中酝酿着思念的眼泪

文章出处:网责任编辑:作者:人气:-发表时间:2015-01-16 10:45:00【

    腊味儿本来就是咸咸的吧,就像思念的眼泪也是咸的。

 

    我不是一个爱吃“腊味儿”的人,觉得腊味儿闻起来怪怪的,尝起来除了咸味儿,好像没有其他的味道。

 

 

    大学毕业之前,每次放寒假过年回家,母亲知我不爱吃腊菜,总是叫父亲在自家鱼塘里打捞上来几条新鲜的鱼,给我煮火锅吃。有时候,冬天结了冰,父亲穿上雨裤就下河摸鱼了,一双手冻得通红。鲫鱼炖汤、酸菜鱼都是我的爱。但每次,母亲好心地将纯精的腊猪蹄夹到我的碗里时,我都会不识趣地夹给父亲。

 

    似乎,年纪越大,我越难伺候。除了腊鱼腊肉,早上起来,母亲和父亲两人下一碗面条,问我吃不吃,我回答简单干脆,“不吃”。母亲便单独给我煮了米饭,再从菜园子里摘了新鲜的蔬菜,一边做还一边问我,“辣椒炒肉好不好!”“茄子炒肉好不好!”“给你炖个鲫鱼汤喝吧!”我睡意正浓,全然不把她这片情义当回事,一一啊啊应承。好不容易,饭做好了,我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像个千金小姐一般,一个人坐在桌子边吃饭,母亲就坐在边上看着,“好不好吃啊!”我一般都只是淡淡地答一句,“嗯,还行。”一旦我说,“嗯,咸了。”母亲就会显得格外紧张,“啊,咸了啊,要不要再放到锅里煮一下,加点水就不咸了。”然后又自言自语地解释道,“我和你爸爸白天要干活,吃盐吃得重,这样才有力气做事。”

 

 

    毕业后,我辗转过许多城市,有许多个春节没有回家,每当看到电视里吃的腊味儿会特别想念母亲炖的腊猪蹄。但当母亲的电话打过来问我,“要不要给你寄点腊鱼、腊肉过去,不咸的啊,今年没有放什么盐。”我总是拒绝,说,“有同事带了,你们留着自己吃吧!”其实我是嫌麻烦。

 

    而今,终于回到了离老家只有两三个小时车程的城市。这下方便了,母亲逢有人从老家来城市,只要听到风声,就会跑过去让人家给我捎东西,不管认识不认识的。于是,我的家里多了很多在城市里买不到的菜,自己家养的鸡生的土鸡蛋、自家菜园子里种的白菜、我爱吃的柚子。刚过完年,她又托堂妹带来了一大袋子东西,腊鱼、腊肉、腊虾,腊味儿扑鼻。

 

    给母亲打电话说东西都收到了,母亲在电话那端特别兴奋,“你爱吃鱼了,我怕你剁不动,都给你切成块了,不咸的,如果你怕咸啊,放到锅里煮一下,就好了。是你爸爸在鱼塘里抓到的大的一条青鱼,特意给你留了,知道你口味淡,这一次没放多少盐。腊肉啊也很好做,用油和辣椒炒一下就行,什么都不用放。”平日里忙,这些腊味儿都被我放在客厅的角落里,本来就不爱吃,何况单位里有好吃的饭菜。

 

    直到有一天,我们单位新来的一位同事带了饭,放在微波炉里热,一股香味儿就溢了出来,惹得人口水直流。大家纷纷问她,“这是做的什么菜啊,这么香。”她不无骄傲地答,“我妈给我准备的腊肉,我炒了芹菜,可好吃了,等会儿你们尝尝啊。”同事们一阵羡慕,“你妈对你真好啊!”也许就是这一刻,我突然觉出了那些腊味儿里的亲情,突然就想到了母亲。

 

    下班回到家,我把角落里的腊鱼、腊肉一点点拿出来,按照母亲的方法做了一个蒸香肠,做了一个腊肉炒胡萝卜。什么都没放,端出锅,味道真不错。这香肠和单位里的不一样,里面没有放香料,因为知道我不爱吃;这腊肉不是熏出来的,因为我闻不得熏味儿。吃着吃着,想起了许多年前的自己,一夕长大。

    腊味儿本来就是咸咸的吧,就像思念的眼泪也是咸的。

推荐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