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海泽楷食品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注册|登录 收藏本站 | 在线留言 | 网站地图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广式腊味 广式腊味

产品供应热线:400-091-6018

当前位置:首页 » 客户感言 » 广式腊味情 » 我应该留一块腊肉放在冰箱永远不吃

我应该留一块腊肉放在冰箱永远不吃

文章出处:上海泽楷食品有限公司网责任编辑:泽楷食品小编作者:人气:-发表时间:2015-04-01 10:11:00【

我应该留一块腊肉放在冰箱,永远不吃

 

    在外头呆得久,口音、饮食,乃至面相,都渐渐莫辨南北,不一定都是追逐更新的世界,也许是藏得深,井底黑泥软,不轻易示人,但遇到一些契口,就一览无余,如在盛大的春节面前,嘴与胃总是含着乡愁,哪怕你少小离家。


 

    买肉、抹盐、入盆、夯压、晾晒,步骤各地有不同,无需赘言。腊肉是平常物件,没有什么秘方,但家家制出来的味道不一,它跟豆腐乳一样,不一定是母亲做的好吃,往年我家的腊肉便是奇货,真是一家有肉万家求,腊月是我妈意气风发的月份,走在街上头高高昂起,就像人下山一样,连麻将都可以不用打了。过年的腊肉缺一角,年也不完整,人已经不完整了,肉还是让它们在一起吧。


    我问过她原由,她嘴角鄙夷又骄傲地笑,他们做的腊肉都太咸,这是以前过苦日子时的习惯,腌咸一点,一片腊肉可以下一碗饭,放得久,一两年不坏,我从来就不这样,哪怕只有一块腊肉,也要腌得好,还有就是时间,不能急,腌、晒、熏都不能急,才能入透味。


    美的味,夹着冗长无奈的记忆。早记得是坐在屋檐下看肉,鸟飞过来就起身赶走它们,嘴里发出哟嗬哟嗬的声音,有一种乌蓝色的鸟足有鸡那么大,有黑色的坚硬的喙,它们像鹰一样从天空俯冲下来,往往来不及起身就叨走一坨,傍晚收肉时如果发现肉上有被叨的痕迹,免不了被骂。后来的记忆是住在城里,从菜市场扛回家腌,腌完晒,晒完扛下楼熏,熏之前要收集刨木花与谷壳,桔子皮如果不够还要去找别人讨。那时恨我妈要熏两天,晚上扛上楼,早上再扛下去接着熏。怕人偷肉,怕熏坏,所以要守着。城里人们都不熏,腌好后直接挂在阳台上晒,我妈固执地认为那不是腊肉,她不认可有风干肉这一说法,轻蔑地说他们那是因为懒。她一辈子从未节省任何一道生活程序,不管是做腊肉豆豉,还是出门前换衣服梳头发,哪怕只是去买菜,这一点我们完全相反。


    我们城里房子是一个从未从事过房产的人盖的,种树一样盖完五栋房子就消失了。十几年来所有的顶楼都在漏雨,雨顺着墙壁往下淌,雨季来临前我妈将电视机移开墙壁足有二十厘米远,没有人找到盖房子的人,他彻底消失了,没有物业管理,顶楼的住户只得自己补屋顶,但这个盖房子的人居然忘记留上屋顶的通道,人们凿开水泥板自搭楼梯上去,修着修着就在屋顶搭起一些简易的棚自家用。


    虽然平时眼望楼顶一片犬牙交错的棚屋也恨声咒骂,但一到熏腊肉时节我便马上改弦更张,我恨声道,要你在顶上搭个棚不搭,在棚里多好熏。我妈说,我一辈子不占这个便宜,再说搭的棚子太丑了,我还不好意思住。


    几十上百斤的肉,熏一次腊肉从买肉起,我要扛着几十斤上下十八趟,相比守护过程,力气活还算是体面的事。我妈在楼底架好熏炉,挂好肉生完烟后就开始了一天的串门行程,她吩咐我烟小了就捅一下柴,烟大了就摁一些灰,小心腊肉滴油啊。我说好。


    前年我在家做年饭,做了一碗腊肉,我姐吃了两筷子,停下,咂了咂嘴说,咦呀,这是家里的肉啊,就是这个味,你还留到现在?这是妈留给我们的一块肉吧?


    我说哪能留到现在,朋友给的,家里带来的腊肉早吃完了。


    这两天太阳高涨,我将腌好的肉挂出来晒,只有一挂,这里有南方强劲的风,它把肉几乎吹横了。我不打算熏它,不会熏,不知怎么收集柴,怎么架炉子,放多少桔子皮。我做错了一件事,当初应该留一块腊肉,放在冰箱里,永远不吃。

推荐产品